天山小说网 书库 青云之朝阳松涛 【167】 流波旧识言相逼(2/2)

【167】 流波旧识言相逼(2/2)

小说:青云之朝阳松涛| 作者:殊屠未归| 类别:

    封亦心中满满的感动。

    碧瑶这傻姑娘,没想到竟是直接将鬼王宗依为根本的“天书”教给了他。鬼王宗作为魔教四大门派之中的后起之秀,能在百余年间跻身四大派,且受到别人的认同,“天书”在这其中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封亦不禁感叹,若是此事让那位鬼王知晓,哪怕再是心疼闺女也得气得难看了。不过他想了想,又觉得或许对方迁怒于他的可能性更大,一时沉默了。

    最后这三日时光,封亦陪着碧瑶走遍秘境岛屿各处。

    两人饱览了风景,舒展了情绪,连那掌控不力的修为也逐渐沉淀下来。秘境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,其中也有许多鲛人一族用不到的天材地宝,封亦与碧瑶各自欢喜地取了不少,可谓收获满满。

    封亦甚至记起被他遗落的那只“螯龙”,它那浑身躯壳之坚可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。可以说,单纯“玉清境”修为,不取巧根本就奈何不了它。于是封亦在最后的时刻寻了回去,以“青冥极炎”生生炼化,取那躯壳精粹打包带走。

    别看螯龙身躯数丈,庞然巨大,可浑身躯壳在封亦极炎祭炼之下,最后的精华却也只有两块砖头大小。他在朝阳峰学过材料提炼处理,只是还不会炼制法宝。最后取得的材料让封亦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没曾想,螯龙的躯壳淬炼过后品阶不低,若用心炼制,甚至能出“仙品”一级法宝。放在青云门,那也是长老首座等长辈才有资格使用的好东西!

    秉持见者有份,封亦将“砖头”分了一块给碧瑶。

    碧瑶虽自己不需要,可考虑到即将组建的势力,也便收下。最后一夜,两人回到那处对他们二人而言颇有意义的河岸滩上。篝火之下,封亦再度埋下两只捕来的龙虾,打算做一顿炭烤美味,祭奠逝去的螯龙。

    翌日,两人带上收获,自那海岛御物而起,辨明方向之后便往西面飞去。

    两人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飞,便是足足半月。

    那鲛人岛,居然入海如此之远!谁能想到那日流波山上的古阵,竟能一眨眼间将他们送出几千里之外去了?

    当封亦再度看到流波山时,都忍不住感慨叹息。

    海上飞行半月,两人都有些憔悴。也亏得纯白“龙绡服”乃是法器一般灵物,不会损毁脏污,倒是让两人看起来整洁不少。

    两人在流波山落下。

    封亦摘了两颗椰子,俩个还没喝上几口,便蓦地感知到一道道不弱的气息围拢过来。封亦立时起身,将仙剑握在了手中,直到碧瑶出言安抚:“不要着急,来者是我的人!”

    那些人,没有掩饰自身。

    便听得一道道破空声起,眨眼之间,封亦四周便被十几个鬼王宗服饰的弟子包围起来。封亦在其中见到个熟悉面孔,惊讶地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那人看了封亦一眼,先自行礼:“属下燕回,拜见大小姐!”

    原来竟是与封亦教过一回手的“燕”姓男子,他的谨慎让封亦当时谋划落空,故此印象深刻。所来之人里,不止燕回一个,便见另外一男一女也各自出列行礼,道:“属下杀生、属下许慧,拜见大小姐!”

    在他们之后,才是那十余个气息不弱的鬼王宗弟子,齐齐躬身行礼:“拜见大小姐!”

    人数不多,可一个个颇有纪律,显出精锐气象。

    便是封亦见了也心中赞叹,以这些人的素质,放在哪门哪派都会被用心对待,当作精锐培养。只要修为提升起来,以后便是稳稳的依仗。封亦听说了鬼王支持她组建势力之事,眼下亲见了,感叹果然是亲闺女级别的待遇。

    如此精锐说送就送,寻常人哪有这等好事?

    对于封亦,燕回、许慧与杀生和尚都不陌生,更知晓对方的身份。只是三人都不傻,看出两人中隐隐的异样,没有贸然采取动作。不过他们隐晦地相互交换了眼神,还是杀伤和尚莽撞,主动开口道:“大小姐,此人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叫封亦,乃是我的朋友。”碧瑶正色道,“以后对待他需与对待我那般一视同仁,不可怠慢失了礼数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燕回三人齐齐一怔。

    碧瑶俏脸生寒,身上竟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逸散出来:“怎么,我说的话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燕回、杀生和尚与许慧三人连忙俯首低头,压下心中的疑惑与震撼,齐声道:“属下谨遵命令!”

    封亦在一旁,看着碧瑶收发自如的上位者气度,心中大为感慨。

    那般熟悉的气质,他也不是头回见到。——没曾想,蜃境的影响也衍生于外,温柔、善良而执着的少女转眼间变得成熟霸道!假以时日,或许蜃境见到的碧瑶就要出现在现实之中了。

    于此,封亦又是纠结又是期待,个中复杂不足为道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!

    忽地一阵风起,在大多数人尚未觉察的情况之下,一个黑衣人影蓦地出现在人群之中。封亦眼下实力大增,倒是勉强能捕捉到那迅疾隐秘的身影,等他反应过来,也随即知道了对方身份,手上动作也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碧瑶也感觉到有人接近。

    不过,她立刻感觉到对方熟悉的气息,虽有觉察,却任由对方接近,而后一把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“一去便是整整一月,连半点音信也无!”

    “碧瑶,你这次实在是太过冒失了!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四大圣使之朱雀幽姬。碧瑶眯缝着眼,感受着对方身上熟悉而安心的气息,发出如小猫一般舒服至极时才有的哼哼,口中轻轻地道:“幽姨!”

    幽姬抚着她一头乌黑长发,有些无奈地道:“你这丫头!可知我这些日子何等担忧吗?以后我绝不允许你再做如此冒险之事了!”

    碧瑶将脸动了一下,寻个舒服的姿势蹭蹭,笑嘻嘻地道:“幽姨,我这不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么?而且你看,我现在的修为可十分不弱了哦~”

    幽姬自小看着碧瑶长大,几乎视同己出,两人关系可谓如亲人一般深厚。分别如此之久,自有一番关切言语要说。好半晌,幽姬才放开碧瑶,又谆谆地嘱咐一番,方才看向站在旁边的封亦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

    幽姬目光一瞬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方也算是旧识,封亦还承过对方的情,故此主动见礼:“封亦拜见前辈!”

    幽姬眼眸之中闪过不悦:“你一个正道弟子,无事同我们纠缠不清做什么?”封亦见说,讪讪而笑。碧瑶忙道:“幽姨,你不要怪他,其实——”

    “碧瑶!”幽姬心中浮现出不妙的预感,“此人出身名门大派,与我圣教天然对立,分属两道,是注定的死对头!你,可一定要拎得清啊!”

    “幽姨~”

    碧瑶一言不发,只是静静地看着幽姬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个极富主见之人,经历那么多事情之后,早已芳心归属,一往情深。幽姬此时的提醒,明显来得太晚,甚至都无法产生片刻的动摇了。幽姬是知晓她性子的,登时痛心疾首,道:“碧瑶,你可千万不要犯傻!何况此人命犯天煞,是个不祥之人——你看看你,遇见他两回,便失踪了两回!与他靠得太**白折损寿数,还是让他滚得远远的为好!”

    封亦听得目瞪口呆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碧瑶无奈地道:“幽姨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其实这一次还要全靠他,若不是他,我可能就回不来了。好歹是救命的恩情,总不能太过冷漠了吧?”

    幽姬少见地哼了声,嗤道:“怕不止是恩情罢?”没等碧瑶回答,幽姬转过身来,怒目而视看向封亦:“青云门的小子,我只问你一句——为了碧瑶,你可愿反出青云入我圣教?若你能做到这一点,我可暂且不阻止你们!”

    一时两人之间隐秘的情谊被挑在明处,让碧瑶心中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封亦目光清明,道:“前辈,我是不会背叛青云门的。”

    幽姬怒指于他,对碧瑶道:“碧瑶你听!难道他说得还不够明白?如此无情无义之辈,还是让我拍死算了!”

    没成想封亦又道:“可我愿意与她一道面对世间种种阻碍与艰险,直至一片通途。——山无棱,天地合,吾志不改,吾心不易!”

    碧瑶闻言芳心一颤,她知道他正是在表明心迹,双眸之中顿时盈盈泪光闪烁:“封亦——”

    幽姬见了她这般模样,一颗心直往下沉:“巧言令色,荒谬至极!”当真是有出手拍死他的心念了。兴许是看出不对,碧瑶竟忽地站在了封亦身前,默默地看着她。幽姬一怔,心中复杂与气愤全然无法用言语形容。

    想来若是家中有白菜被拱者,此时最能感同身受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相互僵持的时候·,封亦拉了一下碧瑶,让开她站了出来,道:“碧瑶,还是让我来说几句罢。”碧瑶与之四目相对,选择相信他,幽姬则一直冷眼相看。有碧瑶在场,她想动手却是不可能了,也不知等他离开,能不能寻到机会?

    只见封亦双目宁静,宛如澄净苍穹。

    他认真地看着幽姬:“前辈,在下与碧瑶之间,历经了许多磨难方才走到一起。我们明白彼此心意,也知道未来面对的会是何等艰险。正是看得清楚,想得明白,我们才接受彼此,且愿意一同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也知前辈待碧瑶如亲,碧瑶也将前辈视作亲人,您对她的关心理所应当,也是她人生之大幸。在下与前辈也是旧识,知道前辈您虽说出身魔教,其实与那些肆意杀戮的残暴之徒并不相同,彼此敌对立场不同罢了。碧瑶以后能得到您的庇护,在下也是万分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怀疑在下,在下此时便有万般言辞、千般理由,也不能辩解。”封亦叹道,“可是来日方长,封亦是什么人,前辈大可拭目以待。若有辜负时,前辈为碧瑶出头,封亦定束手以待!”

    “封亦——”

    碧瑶心潮翻涌,眼中几乎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可幽姬却仍自不信,冷笑一声。不过却没在发难,而是侧开了脸。观其胸膛起伏不定,显然余怒未消。

    碧瑶也知事不可操之过急,略定了定神,开口转移话题:“是了,我们离开这一个月里,后续有发生了何事?”见无人说话,碧瑶看向身旁,点名道:“许慧,你来告诉我!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