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山小说网 书库 武侠修真 仙宫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灰烬体

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灰烬体

小说:仙宫| 作者:打眼| 类别:武侠修真

    守卫见状,便将叶天引进了城主府内。

    刚进入,叶天就用出了神识,探查城主府的构造。

    神识的游走,总是会在某些地方仿佛受到了什么禁锢一般停止,随后又继续扫过城主府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我的识海与此地的神识屏蔽并不相同,于是便导致了这种情况?”叶天初步定下结论,同时脑海里也浮现了这座城主府的结构。

    这城主府共有三层,每层占地足有近一亩,越往上则越少,此时此刻,正有一股强大的能力波动处于最上层的某个房间内。

    思索着,守卫已经领着叶天来到了第三层,并且叩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刚刚来拜访您的人,我给您带过来了。”守卫细声细气的说道,仿佛生怕激怒了里面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退下吧。”里面的男人说道,随后门忽而打开,“先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叶天被扶着走进了一间房内,直到此刻,他的神识才彻底被禁锢。

    “这里理应是特制的房间……”叶天琢磨着。

    “眼罩可以取下了。”城主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叶天自然是取下了这等麻烦的眼罩,并且将斗笠再次压低。

    稍加打量了一番这个房间,倒也没什么特殊,只是墙壁用的均是一种紫色的材料制成,或许这一点就是神识被禁锢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余便没有什么特殊了,这房间除却两个蒲团外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城主做了个请坐的手势,叶天倒是推辞了,坐下有诸多不便,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抓到了江一橙?是活是死?可否让我一见?”城主一连串的发问袭来。

    叶天倒也没含糊,说:“先让我见见你所说的报酬,否则人我是不会交的。”

    城主面露凝色,但还是从腰间取出了一储物袋。

    这种袋子通常是专门来装至臻石这些身外之物的,叶天一眼便认得出。

    “这地禁锢神识,你让我怎么确定这里面有五十万至臻石?”叶天倒是有些不满了。

    毕竟储物袋的开启,是需要微量的神识作为开关的,眼下神识被完全禁锢,还怎么探查具体数额?

    城主眼神之中已经有了不满,但还是无奈的打了个响指,四周紫色的墙壁逐渐化为白色,叶天的神识也被慢慢的放开来

    只是一眼扫去,叶天便确定了数额——五十万。

    “现在,可否交人?”城主问道,语气变得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似乎根本就不相信叶天抓到了江一橙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确认货款的确没错可是叶天一贯的作风,没有完完全全确定先前,他可不会交出自己的货。

    “城主大人,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?”叶天擦了擦手里的储物戒指,“我手里的,可是活人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城主又丢出了一纸文书,上面刻画着阵符。实话实说,叶天看不懂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胎灵蹦了出来,看了看那文书上的阵符,说道:“呀,这不是契约法嘛!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契约法?”

    “就是类似于构建契约的阵纹,双方一旦有一方违约,就会遭受天劫于业力加身。但是这阵纹,也是最基础的阵纹。”胎灵说道。

    叶天闻言点了点头,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这纸文书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的信息很简单,签订契约后,叶天必须提供江一橙这尊活人给城主,否则将会接受天劫,并且从意识上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而城主则在叶天提供江一橙后,必须给予五十万至臻石,以及虚空之门试炼的符石,否则将会接受天劫,并且从意识上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似乎还不赖?

    叶天点了点头,将自己的一缕神识输入了进去,与此同时,城主也输入了自己的一缕神识。

    契约成功签订,这下交易便成了平起平坐了。叶天从手中的储物戒指放出那江一橙,而江一橙刚出面,便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只可惜,城主的反应也很快,响指一响,这四周的墙壁均变为了紫色。

    化了虚的江一橙,却是径直撞上了墙壁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专门用来关你的。”城主望见真正的江一橙现身,眼神一时之间变得颇为玩味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离去了。”城主丢给了叶天一块符石,通体呈紫色。

    叶天只是稍加感应,便能感知到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,那力量正沟通着自己,前去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所以,虚空之门需要我自己去找?”叶天诧异的说道。

    城主点了点头:“这符石之中的力量,会指引你前去虚空之门的。可虚空之门具体在哪,除了你自己以外,没人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的符石里,都有独一无二的虚空之门,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有人来损坏你的门。”

    叶天闻言点了点头,推开了房门离去。

    在离别的一瞬间,叶天隐约看见了已然被囚禁住的江一橙,眼中闪烁着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话说,这虚空之门究竟是什么?”胎灵摆了摆腿,悠闲地在叶天的肩头上晒着日光浴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叶天用心感应,想要找出虚空之门的位置,“总之,是一大机缘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虚空之门的坐标在一刹那,传入了叶天的脑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有了。”叶天撇了撇眉,找到这虚空之门,似乎没想象中的难。

    前后叶天只剩下了两个时辰的时间,好在路途并不遥远,只需一个时辰左右便可到达。

    倒不是叶天光用速度需要一个时辰,主要是不清楚地理位置,没有四周的景图,难免会走些弯路。

    “一个州,有的是两位试炼之人。”叶天琢磨着,“既然两位的选择权都在城主手里,自然会有一位给到自己的嫡系子孙?”

    一边想着,一根银针便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叶天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乒——”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,那银针并没有刺入叶天的体内,而是被那魔烬给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谁?!”叶天在一瞬之间最大化神识的区域,很快便发现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如今,他处在的方位可是极其偏僻的,想要找到自己可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这正说明了,对方是有备而来,针对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行踪暴露了?”叶天扪心自问,自己走的各处都没有留下痕迹,更何况自己走的这么快,寻常人也见不到自己吧?

    为了待会去虚空之门的安危,叶天犹豫再三还是选择先去抓捕这个想要伤害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否则到时徒做嫁衣,便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反正时间还有近两个时辰,虚空之门也近在咫尺了。

    对方逃遁的飞快,在林中不断的逃跑着,生怕被叶天抓到。可惜还是差太多,叶天仅仅是在片刻间,便来到了那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叶天死死的捏住了眼前男子的手臂,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谁派你来的?是不是专门来对付我的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问出,对方却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说么?”叶天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,严刑逼供什么的,他可擅长了。

    毕竟神识探查已经告诉了叶天对方的实力,远远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随着叶天的力度越来越大,那男子发出了哀嚎,可却仍旧没有半点想要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男子只是紧咬牙关,随后自断一臂,再次抛出了一枚银针。

    叶天丢掉了手里仅剩的一臂,吐了口唾沫:“真狠啊。”

    距离太近,银针当即扎进了叶天的胸口。

    银针的确进入了叶天的体内,只不过在进去的一瞬间,便被魔烬包裹吞噬。

    “你命不久矣。”男子总算开口说了话,此时的他捂着臂膀,发出阴森的怪笑,“那可是荒境都抵挡不住地毒针!咳咳……再不出一刻钟,你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叶天倒是感到有些好笑,看来自己百毒不侵的体质,对方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如果这般,可好。”叶天动用魔烬,彻底将男子囚禁,随着空间的不断缩小,男子只得蹲在里面,蜷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如果你以为折磨我就可以改变什么的话……那你就大错特错了!及时你杀了我,我也是没有解药的!”男子使命已经完成,即便是死在这里,他也不会有半点怨言。

    只不过,能想办法保住性命,最好还是要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叶天让魔烬进入了男子的耳朵,鼻腔,嘴巴内,甚至于全身每一个毛孔,都有魔烬的渗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那男子仿佛万箭穿心一般,疯狂的在那本就低矮的魔烬囚笼之中挣扎跳脱着,仿佛随时就要冲破那囚笼。

    但只有叶天知道,距离他冲破那魔烬囚笼,至少还差一万年。

    “说吧,告诉我我问的事情,没准你可以不用死。最起码,不用死的这么惨。”叶天将魔烬化形,成了一柄剑,剑头含有无数的倒刺,看起来便让人感到肉疼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想要害死自己的人,叶天自然不会有丁点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反正……你是一位将死之人……告诉……你也无妨……”男子强行遏制住自己的疼痛,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还请……解开这囚笼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大手一挥,那囚笼顿时消失不见,就连渗入男子体内的魔烬也尽数浮出。

    “快说,别想拖延我的时间。”叶天拿着剑指着男子,同时还有部分魔烬囚禁在男子的脚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不怕男子逃跑了。

    而一刻钟很快就要过去,男子倘若拖延时间,导致一刻钟到来,见到叶天还没死,那对方会不会说出消息就是个未知数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城主派我来的……我只是一阶囚犯罢了……城主大人说……抢回你身上的至臻石和符石,那符石就可以归属于……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是……死囚,但还有一位……女儿,我想……要她接受更好的……机遇。”

    叶天点了点头,语气中含有一丝戏谑的味道:“也就是说,你女儿,在这附近对吧?”

    男子瞳孔陡然皱缩,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说过了什么,于是便急忙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叶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我求求你……你杀了我都可以,想怎么杀就怎么杀,把我关到那囚笼里吧……只要别伤害我的女儿!”男子老泪纵横,他很害怕,害怕因为自己多说了一句话导致自己女儿的死亡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一窈窕女子从树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吧。”女子对着叶天说道,语气和眼神里没有半点怜悯之心。

    叶天倒是感觉有些好笑了,哪有自己的女儿要别人杀了他父亲的?

    此时,那男子的眼神也变得绝望起来,但仍然死死的抓着叶天的裤脚,恳求他不要杀掉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此言何意?”叶天不顾男子的求饶,向女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承认他是我父亲!”女子咬了咬手指,当即血液从手里滴落,“他之所以会被抓捕,就是因为杀了我的母亲!”

    男子闻言,头偏过去望向了自己的女儿,手仍旧在死死的抓着叶天的裤脚,泪流满面的说:“宣儿……是爸爸对不起你,是爸爸错了,爸爸不该听信他们的鬼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话音未落,男子身上又有什么东西发出了脆响。

    一刻钟已至。

    男子又扭过头去望向了叶天,语气之中满是惊恐:“你……你怎么还没死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便是一阵微风拂过,男子一瞬间便化作了一团骨架,肉身被叶天尽数吞噬。

    女子望见这一幕,眼神顿时变得飘忽不定了起来,甚至连人都险些没有站稳。

    她只是觉得,自己的父亲理应去死,却没有想到死的那样凄惨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?”叶天望向了那女子,在此时此刻,他才有功夫打量打量对方。

    “要杀要剐,随你的便。”女子眼睛里依旧啜着泪,“反正在这个世界里,我也没了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兴趣。”叶天说罢,便再度化作一阵风,前往了那虚空之门。

    只留下女子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虚空之门长的颇为奇特,大多数都躲藏在某些不知名的角落,叶天手里的,便是一处躲藏在洞窟之中的传送门。

    叶天略微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景物,这是一处非天然形成的洞窟,应该是某位修士临时躲藏而开辟的,其外堆满了石头,似乎是想掩盖住原本的洞窟。

    “里面,不会还有人吧?”叶天三下五除二便摧毁了那石头,洞窟的本样暴露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说什么来什么,洞窟之内果然有人,只不过已然坐化了,只剩下了一副骨架,其前方还摆了一本功法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叶天拿了起来,只见上面依稀写了几个字‘通天诀–残篇’。

    上面的字歪八扭七的,翻开一看同样如此,就好像是某个人抄录的一般。

    叶天将这功法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。

    反正手里这戒指的空间,大到叶天都难以想象,竟然以他的神识,还探不到边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回书页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